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野火燃青云》仙域野火燎原 反攻 野火燃青云cp

更新时间:2020-06-11 08:06:46

《野火燃青云》仙域野火燎原 反攻 野火燃青云cp 连载中

《野火燃青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绿水盼青山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蔡书玉,冷锋

《野火燃青云》由网络作家绿水盼青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蔡书玉,冷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冷锋,你到底想干什么?”车里,徐茹梦压着性子问。 最近冷锋只要有空就陪着徐茹梦产检,还跟她一块去早教中心,赶都赶不走,不知道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锋,你到底想干什么?”车里,徐茹梦压着性子问。

最近冷锋只要有空就陪着徐茹梦产检,还跟她一块去早教中心,赶都赶不走,不知道的都夸徐茹梦好福气,嫁了个好男人。刚开始她还会向人家说明情况,后来听得多了也就懒得解释,只是笑笑。

“我是孩子的爸爸,凭什么不能来?”冷锋理直气壮反问。

徐茹梦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冷锋,孩子气,不讲理,印象中的他总是板着脸,不爱笑,对人礼貌却又透露着疏离。

“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

“误会什么?有什么好误会的?我本来就是孩子他爹。”

徐茹梦觉得他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她也不知道冷锋到底怎么想的,当初她怀冷青云的时候,别说陪她去早教中心了,连产检都没去过一次。

“你要是觉得亏欠我们,大可不必,我说了这些都是我自己选的,不怪任何人。”

好啊,好一个人不怪任何人,意思是连后悔的机会都不给他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没脸没皮地缠着她,但不这么做他又觉得难受,一想到将来他的孩子可能会奶声奶气地叫另一个人爸爸,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他不甘心!

“我,我以前不是个好丈夫,好爸爸,”冷锋低着头缓缓说道,掏出打火机想点烟,看了眼副驾驶的徐茹梦,又把打火机装了回去,手里只捏着那支烟,“我特混蛋,但现在我知道错了,我,我想改了。”

徐茹梦偏头看向窗外没说话,车里很安静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喘不过气。

“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深吸了一口气,冷锋抬头,小心翼翼地再次开口。

回应他的还是沉默。徐茹梦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曾想和他一起去看漫山的百花、趟清澈微凉的小溪、拾漂亮的银杏叶、堆奇形怪状又无比可爱的雪人......

从二十二岁冬日的初见到现在三十一岁,九年了,她带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独自盼了九年,从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太难熬了,贫瘠的土壤上她看不到开花的希望,所以她走了,可现在他却跑过来说后悔了,多可笑啊!

“冷锋,你当我徐茹梦是什么人?”徐茹梦颤着身子继续说,“这些年,我放下我的傲骨,丢掉我的自尊,收起我的随性,去学着怎么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可你看不见我,你眼里心里都没有我。”

“现在我的梦醒了,明白了你压根不爱我,我愿意放过自己,让伤口结痂了,你却说你后悔了,我是个人啊,我有心,你知不知道我会有多疼!”

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徐茹梦,冷锋第一次正视自己对她的感情,没有了她的等候,生活好像失去了一些色彩,失去了鲜活,失去了温暖,让他觉得冰冷。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弥补不了对你们造成的伤害,但你能不能再信我一次,再笑着和我说一次:很高兴认识你。”冷锋抽出纸张递给徐茹梦。

接过纸巾,徐茹梦默默擦泪,又是沉默。还爱吗?她问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放下,那可是她曾用尽全力爱着的人,可是今年她三十一了,不是二十一,离开已经耗尽了她的勇气,重新开始又谈何容易?

“我先走了,你以后不用再来了。”徐茹梦打开车门离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冷锋忍不住点着了那支被捏得变形的烟,原来掏出真心被拒绝是这种滋味,这些年她一定很痛吧。没事,来日方长,这次换他等她。

蔡书玉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过冷锋了,她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约他出来,昨天她收到短信,说冷锋和徐茹梦又见面了,再这样下去她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还怎么翻身,难道还要继续过这样的生活吗?不行,绝对不可以!

“我想跟你见面。”她给朱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

“主子,如您所料,蔡书玉提出了见面。”

“嗯,答应她,最近有些无聊,这戏也该开场了。”穷奇翻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

“是。”

“对了,戴岳那边有没有异常。”穷奇突然问道。

“最近他们加强了防御,我们的人很难再拿到有用的信息。”朱厌抓了把头发,颇为懊恼。

“加强了防御,”穷奇翻书的手一顿,眯着眼陷入了深思“让我们的人别轻举妄动,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是,那属下告退了?”

穷奇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明晚七点老地方。”朱厌给蔡书玉回了短信。

“楚楚,妈妈今天晚上要出门,待会张阿姨会来我们家,你要听话,好不好?”蔡书玉不放心地交代顾楚楚。

“好。”顾楚楚乖巧地点了点头。

“楚楚,你,喜不喜欢冷叔叔?”看着时间还早,蔡书玉想了解了解女儿的想法,让自己心里有个底。

“喜欢!他会给我买娃娃还会给我讲故事,以前爸爸都没有给我讲过。”想到以前的生活,顾楚楚情绪有些低落。

“那,以后让冷叔叔当你爸爸好不好?”犹豫再三,蔡书玉还是问出了口。

“可以吗?妈妈,”顾楚楚目露期待地看着蔡书玉,但一想到冷叔叔很久没来看她了,又有点担忧,“可是冷叔叔很久没来了。”

“楚楚,你放心,妈妈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妈妈,你怎么了?”蔡书玉阴狠的表情让顾楚楚有些害怕,她抓着蔡书玉的手,晃了晃。

蔡书玉没理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门铃响了,她才回过神。

“张阿姨,你待会帮楚楚洗澡,记得调好水温,她怕烫。”蔡书玉对正在换鞋的张阿姨说道。

“好嘞好嘞,蔡小姐,您放心,我都知道的。”张阿姨局促地笑着。

“嗯,”蔡书玉看了看表,松开顾楚楚的手,“妈妈走了,听话啊。”

顾楚楚点头,“妈妈再见。”

聚财小吃街,还是那个手抓饼推车,朱厌一眼就看到了蔡书玉,长直发瓜子脸杏眼,穿着一条白色过膝连衣裙,远远望去当真是我见犹怜,要不是知道这副皮囊下的心是黑的,他真想请她吃个手抓饼。

“还挺准时啊,吃饼吗?”朱厌看了她一眼,继续挥着小铲子。

“那来一个吧,”蔡书玉看他这架势,联想起上次的记忆,又补了句,“一个就好,加鸡蛋。”

“我这有新口味,不试试吗?”

“那试试吧。”蔡书玉硬着头皮说道。

“行,”朱厌开始往饼里加海带豆皮,“说说吧,找我什么事。”

“你知道的,最近冷锋老是去找徐茹梦。”终于说道正事,蔡书玉快速说完。

想着主子交代的,得先让蔡书玉着急,之后才能给她东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对自己要求不高,如果哪里不明白那就不需要明白,照做就是了。

“所以呢?”朱厌谨记着主子的话,满不在乎地继续做他的饼。

“你说过会帮我。”蔡书玉摸不透朱厌的心思。

“是,我是说过,所以呢?”朱厌继续吊儿郎当。

“再这么下去,等他们破镜重圆,一切都晚了!”看着朱厌无所谓的样子,蔡书玉真的着急了,“这样你就没法报复徐敬了,你明白吗?”

“哦,这么说来,你是有计划了?”

“没有,所以才来找你商量,我现在根本见不到冷锋。”

“我这倒有些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用。”朱厌停下手上动作,抬头看她。

“用,我用!”蔡书玉急切点头,生怕他反悔。

“诺,”朱厌从放酱料的柜子里拿出了两个小瓶子,递给蔡书玉。

“这是什么?”蔡书玉伸手接过一蓝一黄两个瓶子。

“毒啊。”朱厌答得漫不经心。

“你说什么?”蔡书玉吓得想丢了手里的东西。

“别碎了,这东西宝贝着呢,不敢用就还回来。”朱厌作势要拿回来。

“怎,怎,怎么用。”蔡书玉结结巴巴,强忍着害怕。

“蓝的那瓶喝下去,会让五脏六腑功能紊乱,死不了,就是受受罪,黄的那瓶会让人神志不清,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用效果会更好。”朱厌详细解释说明,“哦,对了,黄的那瓶只要洒点在身上就能见效。”

蔡书玉呆了,愣是没反应,她不禁想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她怕了。

“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蔡书玉哆嗦起来。

“不该问的我劝你别问,机会来了就得抓住“朱厌轻笑,“更何况,你以为你有得选吗?”

“你希望我怎么做?”既然没得选,那她还顾虑什么?只要能达到目的,谁管他是黑是白。想通了这点,蔡书玉平静了下来。

“这是你的事,东西我都给你了,你总得让我知道这交易值不值吧。”朱厌挑眉。

“好,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想破镜重圆?徐茹梦啊徐茹梦,是我低估你了,你好本事,好一招欲擒故众,我会让你后悔打这个算盘,替身永远只能是替身!冷锋也只能是我蔡书玉的,即使当初是我不要的,也轮不到你!回家路上,蔡书玉手握着两个小瓶子,愤愤想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