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执掌时光的权柄》执掌时光的权柄123 小白文 执掌时光的权柄完整版未删节

更新时间:2020-06-20 08:06:18

《执掌时光的权柄》执掌时光的权柄123 小白文 执掌时光的权柄完整版未删节 连载中

《执掌时光的权柄》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极光散落 分类:科幻 主角:路安戈,史蒂文

独家完整版小说《执掌时光的权柄》是极光散落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路安戈,史蒂文,书中主要讲述了: 死!死!死! 强烈的死亡预感将路安戈的心神填满,那沸腾的黄金源能交织在一起,在轮转中构建出了旧世纪逝去,迎接新时代篇章的新生曙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死!死!死!

强烈的死亡预感将路安戈的心神填满,那沸腾的黄金源能交织在一起,在轮转中构建出了旧世纪逝去,迎接新时代篇章的新生曙光。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万物的更替中必然有失败者的残躯,光明的背后必将是深沉的黑暗。

他们所要迎接的曙光,是属于源的,而那背后的死亡与黑暗,则是属于他们的。

新生与毁灭正不停的交织着,他们被握在了位于中央的男人的手中,旧世界的破灭之力化作了覆盖全场的无差别轰击,急速膨胀的光球碾压一般的对所有人袭来。

艾琳娜之誓冰冷的枪身被白银之火包裹,汹涌燃烧的白银源质化作了薪柴,燃烧的火焰凝聚成了一枚银白色的,泛着虚幻流光的子弹,被填入了弹仓之中。

尚未能读懂的炼金阵列被源能填筑,白银之火化为了血液,在其中流淌着,沸腾着,咆哮着。

艾琳娜之誓被紧紧的握住,枪口直指那已经逼近身前的不可抵挡的新生曙光。

“律令·君王。”

“律令·终结。”

弹仓上用细微纹路铭刻的字迹显现,先于路安戈的话语出现,这是由安琳娜铭刻在枪身弹仓上,属于她自己的律令,是路安戈尚未掌握的律令。

同样是执掌时光之力,这位学姐早早的超过了刚刚入学的路安戈,近乎获得贤者称谓的她,已经触摸到了时光的权柄,即将登临王座。

君王为路安戈展开了不可侵犯的神圣领域,那是王的权柄、王的力量、王的荣耀,在这片空间内,君王是一切事物的主人,代表终结的律令被君王的权柄所强化。

扳机被扣下,白银的子弹中承载的是君王的号令,代表终结的辉光。

但它面对的,则是掌握了万物轮转生灭的男人,亲手缔造出的新时代的破晓曙光。

如果你不能真正的君临天下,那么你终将臣服于不可逆的时代洪流。

白银子弹化作了齑粉,它撑开了一道小小的壁障,以终结之名,泯灭了眼前推翻君王的抗争之潮。

但...

仅仅也只能勉强守住国土。

新生的君王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守护世界。

在他的旁侧,同是新生的座位上,一丝冰寒浮现,神之血在无限接近死亡时在血脉中沸腾,厚重的寒霜化为了盔甲,凝聚成了盾牌,寒霜巨人咆哮着,巨熊的虚影在他的生活浮现,掌控冰霜的暴君撕碎了所谓的时代洪流。

他喷吐着寒冰之息,冻结了万物与大地,所谓“神灵”的威压如潮水一般涌出,凡人如何挑战神灵的威严,他的愤怒掀起了飞舞的冰雪,凛冽的寒风,违抗者将承受万千冰雪利刃入体的极刑,成为了被禁锢在冰层下,永不化冻的尸骸。

但...有千千万万、前赴后继的继任者以血肉之躯筑起了阶梯,向上攀登着...直至摧残了他的身躯,撕裂了他的盔甲。

莱蒙半跪在地上,手中的盾牌碎裂,毕竟,他不是真正的神灵,而神灵,也会死于弑神者的手中。

也许能够对抗变革洪流与时代曙光的,只有死亡吧。

反抗者——处死。

变革者——处死。

违逆者——处死。

如果死亡不能够让你们退却,那就制造更多的死亡,直到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

昭示死亡的源质呼唤出了藏身虚幻的死亡神灵,那些曾持有生死权柄的死之神挥舞着镰刀、剑刃、长鞭,在生死之书上钩写着冒犯者的罪孽,抹除了他们的生命。

可世纪的曙光中,总是有身上闪耀着荣光,身披使命与命运的斗篷,他们持剑,斩断荆棘,指引着簇拥者前进的方向,哪怕直面死亡,也不曾退却。

死亡不是终结,而是一场更伟大的远征。

新生中,依然能够站立的,也仅仅只有他们三人而已,大多数的人,都已经瘫倒在了地上,被废墟与尘埃掩盖,一层几乎不可见的透明薄膜将他们的身躯包裹,陷入了昏迷中的人们脸上还带着惊恐、绝望还有不甘心的挣扎。

曙光散去后,尘埃落尽。

“你们合格了,本次晚宴就此结束,各学院学生会主席或者副主席,在医疗系打扫战场之后,带新生们回各自学院。”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白袍人极为熟练的穿梭在成为了废墟的礼堂中,他们的嘴角还残留着些许油光,刚刚的大戏可是让他们过足了眼瘾。

“嗝~欧西里斯味道还真不错,下次我们申请两只做解剖材料?”

“可以,试试刺身。”

“嘿嘿嘿。”

作为战场后勤核心的医疗系,并非不是没有落座礼堂的资格,而是每年,他们都肩负着一份沉甸甸的重担,他们自愿藏在幕后,因为每年的新学期开始时,总会发生大大小小的麻烦事,这大概成为奥尔德尼的传统了。

古老者相对于其他三个学院而言,是存活比例最多的,除了那些一年级的新生,以及二年级的部分学生,高年级的学长几乎都挺过了这次风波。

类似于魔法盾的小型防御屏障被打造成了类似于蝌蚪状,显然面对这样的单一方向冲击,有很不错的防御能力。

古老者们几乎都是各自为战,而并非其他学院一般,隐约结成小队方阵,联手抵御,大概是在战场上的职能不同,他们各自的应对方式也不同。

也就十来分钟时间,这些医疗系的学生非常熟练的唤醒了一个个学生,老生们都不是第一次遭遇类似的事情,处于崩溃、慌乱、歇斯底里状态的,基本都是新生,如果学长的劝慰无效,一针安定便能让他们恢复正常。

点齐人数,史蒂文带着新生们回到了古老者校区,夜色已至,古一塔的一层,被灯光点亮。

“你们有谁知道古老者与其他派系的根本区别么?”

二十余新生在一间温暖空旷的房间内乖乖坐好,史蒂夫坐在他们对面,怀里还抱着个四方抱枕。

新生们摇摇头,他们都是来自地球,家中没有人来过阿德莱德,但这是常态,史蒂文并不意外。

“那就好,免得道听途说的猜测影响了你们。”

“众所周知,三大系是依靠构建源能阵列来使自身的源能发挥不同的效果,三个不同的依托方式,根本性的改变了源能的作用方式。”

“这是很聪明方法,毕竟这个世界上,普通人是占据多数的,哪怕拥有点燃源能的特殊天赋,依旧是这样,进入限制的门槛被放低,人数上来了,普通人也就多了。”

“并不是说三大系里面没有天才,有,并且很多,总数比我们古老者要更多,他们的天赋在三大系中能更好的发挥,古老者的要求稍有些苛刻,那些天才来到这里后,成长的速度会慢了许多,阿德莱德很缺人。”

“言归正传,古老者与三大系的最根本区别就是,我们以内在核心替代了源能阵列,通过搭建起一条桥梁,让自身去沟通、链接外界的天地、自然能量,用源能晕染、影响更多的元气,从而达到外放的源能施展方式。”

“三大系归根结底都是将源能作用于己身,源能武装、幻形装甲是最容易看出的,召唤系看似不是,其实他们的召唤物是来自自身开拓的空间,以源能构造凝聚出的,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伸出你们的手,将源能汇聚。”

史蒂文的手掌中出现了一抹金黄,随即凝结成了类似于金块一样的源能,这和白银湖畔所代表的固态源能不同,前者是土属性源能对外的表露形式,后者是些颗粒状的细沙,根据不同的元素属性,随时会改变自身的根本特质。

除了路安戈之外,其他人都还处于猩红之池,他们所汇聚出的源能很难分别出元素属性,都是一团松散的血红色雾气。

“现在让你的源能脱离手掌,把它丢出去,丢远一点。”

金块被他随手一抛,在地上翻滚着发出了“当当当”的碰撞声,滚到了路安戈的脚下,就像是一个真的黄金块一般。

手握着一把白银细沙,路安戈将沙子洒向前方,可随着距离的拉长,远端的沙砾崩散成雾气,消失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渐渐淡去的沙砾细线,而那些血色的雾球更加不堪,脱离了掌握不远,便“噗”的一下瞬间消失。

“如果没能凝聚自身的内在核心,除非来到了黄金巅峰,就像你们源学长一样,否则自身的源能几乎无法独立存在于掌控范围之外,源能的核心,来自于我们自身。”

“这是我们古老者的传承之物,我们学院的核心,也是你们观摩与凝聚的对象,包容了九大元素与法则——创世之莲。”

话音刚落,新生们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纯白色的,散发着柔和光晕的房间内,在他们的前方,史蒂文所在的位置上,一朵五瓣莲花虚空而立,勾走了他们的心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