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明珠记》明珠记朱棣 傲娇受 明珠记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0-07-05 20:04:13

《明珠记》明珠记朱棣 傲娇受 明珠记小说TXT 连载中

《明珠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皮瓜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徐宁,朱元璋

《明珠记》为小皮瓜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徐宁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任她如何“花言巧语”,木隶就是不为所动。徐宁费尽唇舌,仍在原地打转。 算了,徐宁一屁股坐在稻草上,恨恨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宁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任她如何“花言巧语”,木隶就是不为所动。徐宁费尽唇舌,仍在原地打转。

算了,徐宁一屁股坐在稻草上,恨恨地道:“夏虫不可语冰!”

半晌,徐宁想起还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便问道:“你知道这是在哪儿吗?”

“中都县狱。”木隶道。

“中都?什么中都?”徐宁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浮流市还有“中都县域”。

木隶凝视了她一眼,觉得她不似作伪,便淡淡道:“中都别名凤阳。”

徐宁转过弯来,“哈哈,你们真细心,连凤阳也想得到。”

“这地儿可是朱……皇上的龙兴之地。”徐宁又要脱口而出对“皇上”不敬,转眼瞥见木隶不善的眼神,立刻兜了回来。

“别的不说,他可真是个勤勉的皇上。”徐宁感叹,“不管战事如何繁忙,也要抽空审定大明律例,若没有他,这大明律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面世,老百姓不知道要多受多少苦。”

徐宁上古典律法专业课时,教授对朱元璋佩服之极,对朱元璋大力支持并亲身推动大明律修订的行为推崇备至,让徐宁印象深刻。

“皇上心系天下黍黎,日夜勤政,是吾等之英范。”木隶感慨。

徐宁听出木隶言语中饱含崇敬里,甚至还有隐隐慕孺之情,内心至诚,暗暗佩服他的“演技逼真”。

“这皇上可不全是心系天下,他还想报复欺负过他的贪官污吏。”徐宁腹诽道,“收钱可要被剥皮的!”

“收钱!”徐宁想起什么,喜形于色,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木隶看着本来无精打采的徐宁突然雀跃起来,不禁疑惑。

只见徐宁冲到栅栏门那儿,扒着大腿木朝外大声喊:“黄牢头,黄牢头!黄大叔!请过来说话!”

木隶原不知徐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及至听到她亲切招呼“黄大叔”,立时便明了,唇边不由挂了一丝冷笑。

“又干什么!”黄牢头对这个三番两次闹不停的人犯有些头疼,怒气冲天地快步过来,“小泼才!你这是不肯消停,是不是!”

“不是不是。”徐宁连忙否认,“这不是想和黄大叔商量个事嘛!”

“啥事?”黄牢头对徐宁忽然服软态度大变很不解。

“额,”徐宁斟酌一下,决定配合Cosplay主题,毕竟熟悉的环境好说话。“黄大叔,你需要这牢里有人,我们现在有两个人,你放我出去,还有一个在这里充数呢!”考虑到木隶是对方的人,徐宁觉得自己不算出卖“团员”。

木隶见徐宁一眨眼间就将他卖了,不由苦笑。

“你放我出去,我一定重重有赏。”徐宁终于说到重点。

谁知话音未落,便见黄牢头脸色大变,怒吼:“小泼才使得好Jian计,想害死老黄!”边说边打开牢门。

徐宁见他激动得双眼赤红,顿时害怕,大声说:“你想干吗?”立刻用手撑着木门不让他进来。

木隶见二人言语闹僵,转眼就要冲突,皱了皱眉,站起来准备阻止二人。

徐宁终究是女孩子,力气不足,黄牢头推开门闪身进来,一伸手便扭住了徐宁的右手腕,徐宁只觉剧痛无比,“啊!好痛!放手,手会断的!”徐宁痛呼出声,不敢挣动右手。

“放手!”木隶喝住黄牢头,冷冰冰的声音让黄牢头吓了一跳,瞬间松手。徐宁挣脱后立刻往前奔到墙角,紧紧靠着,全身轻轻发抖。

徐宁性子随和,生活中不与人争吵,工作后在政府环境里遇见的人更是多为斯文和蔼,现在这般赤Luo裸的直接暴力行为基本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一时间被吓得有些呆住了。

黄牢头见徐宁逃脱,便踏前一步,想要继续“追杀”徐宁,木隶跨步挡住他的去路,他张嘴就要叱骂,却看见木隶冷冷的眼光,顿时心里一寒,不敢放肆,就此停步。指着徐宁不甘心地骂道:“小泼才,今日饶过你,再使毒计便禀告老爷将你发配边关!”

“我,我没有使什么毒计!”徐宁虽然受到惊吓,但思路仍然清晰,抖抖嗦嗦为自己辩护。

黄牢头骂骂咧咧颇为不甘的离开牢房。

徐宁惊魂未定,紧紧靠墙瑟瑟发抖。想起前头黑暗里的惊恐万状,坠落时的无助踏空,如今又被非法禁锢,更是亲身经历暴力威胁,这都怎么了?!

徐宁靠着墙壁慢慢坐下,抚着红肿起来的手腕,压抑很久的委屈、恐惧终于一起爆发,泪水汹涌而出!

徐宁抱着双腿将头埋在膝盖中,轻轻地“嚎啕大哭”起来。伤心中也想到工作五年里受到的委屈,泪水更加停不下来。

木隶静静看着徐宁,任凭她尽情发泄,一言不发。直到徐宁情绪渐渐稳定,哭泣声变成低低抽泣时,他才开口道:“大明律制贪赃枉法六十贯当斩。”

徐宁抬起头,抹着眼泪委屈道:“又不是真的,而且我不是想害他!”只是Cosplay,商量不了就算了,他怎么能动手打人!

木隶严肃地道:“是真的,既已明令,自当遵守。”

徐宁不与木隶争辩,哽咽地说:“我想回家,我不想呆在这里。”

木隶见徐宁委屈伤心的模样,心中一软,柔声说道:“明日便可出去。你先睡一觉,醒来便是出狱之时。”

徐宁受惊过度,哪里睡得着,抱着双膝怔怔地看着稻草,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木隶见徐宁毫无动静,便闭目养神,一时间牢房内静谧无声。

摇摇晃晃灯光中,徐宁发现自己再度被四面墙体紧紧包裹,怎么都冲不出黑暗。那个凶神恶煞地黄牢头狞笑着向她冲来,她登时大叫一声“别过来!”双手拼命挣扎。

“啪!”扭伤的右手腕打在墙上,徐宁痛醒,睁眼一看,原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刚才是做了恶梦。

木隶听见动静,转头望向徐宁,正看见徐宁惊恐慌乱的神色,知道她做了恶梦。便道:“不要害怕,他再来便是放你出去。”

徐宁咬着唇,忍着心慌,点点头。

木隶见徐宁仍是紧张,不由叹道:“若你早知此律条,不招惹他,也不必如此惊惧。”

他不知徐宁早已通晓该“远近闻名”的律条。当年教授上课时便公开说过,考试必考,因为现今**太需要它。那幅痛心疾首的模样,徐宁至今难忘。

徐宁只是觉得现在仅仅Cosplay而已,打算从实际出发,来个糖衣炮弹,谁知惹出这样的争执。

“大明律颁行多年,知晓律条者还是不多,若万民知法,便不会误触刑律了。”木隶感慨。

徐宁看了他一眼道:“要扩大范围也不是什么难事。”

“哦?愿闻其详。”木隶摆出求教的态度。

“入戏还真深。”徐宁佩服木隶的“敬业”,心想左右睡不着,找个人说话也好。

徐宁打起精神,开始装模作样道:“为什么老百姓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不识字。大明律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看不懂。要想他们看懂,就要用他们的方法。比如将触犯律条的案件,绘成图画,制成集子。老百姓不识字,还不会看图画不成?看了图自然就知道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再者,将其刊行天下,人手一本,还怕知道的人少了?”

“如果怕老百姓不肯出钱买,那就由朝廷规定,家里有大明律或者图画集的人家,轻罪可免,重罪轻判。这样一来,全天下的人都会上赶着买书的!”

“好法子。”木隶一听之下,立知这是可行之法,不由面露喜色。

“当然是好法子,这可是实践证明的。当年朱元璋就是用这种方法将大明律推而广之的。”徐宁心中暗暗偷笑。

“若要让百姓再深刻一些,还可由各个府县出面举办“普法系列活动”。例如律法灯迷会、律法说书赛、律法戏剧等等,只要参与的门槛低,赢了有奖励,隔三岔五开展一次,何愁无人知晓?“徐宁想起了上个月司法局上报的普法工作总结,随口就拣了几条她觉得可Cao作的建议。

木隶颇感意外。他料得徐宁有法子,却并未没料到徐宁有这么多奇思妙想。

“总之,只要肯沉下心想,办法总是有的。”徐宁最后顺口就拽出市长开会时常用的一句话。

木隶对徐宁这句话晗首赞同。

“不过,法治是好的,最重要的还是要安抚民心,让百姓丰衣足食,那就真正天下太平了。”徐宁补充一句。

木隶点点头:“前元横征暴敛,致百姓民不聊生。如今皇上大赦天下,轻徭薄赋,鼓励开荒,便是希望能重修国本,修养民生。”

“嗯,农民最易满足,他们也最勤劳,给他们点时间,他们就能给你惊喜。皇上做得很对。”徐宁赞赏道。虽然朱元璋重法苛行,但对恢复经济确实有一套。

“无农不稳嘛。”徐宁继续说。

“无农不稳?”木隶若有所思。

“全国农民最多,稳住了农民,天下便无忧。农民不满了,天下就要变色。”徐宁笑道,童心忽起,神秘地说,“眼前就有个例子。”

“哦?什么例子?”木隶好奇道。

徐宁忍着笑,凑近木隶身边,低声说:“你家皇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