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豪门盛宠老婆我只疼你 BL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强强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

肖若水 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由网络作家肖若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东霆,刘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他的话完全在天雪意料之外,脑海瞬间空白,甚至停止

|更新:2021-01-25 20:04: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由网络作家肖若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东霆,刘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他的话完全在天雪意料之外,脑海瞬间空白,甚至停止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免费试读

他的话完全在天雪意料之外,脑海瞬间空白,甚至停止了转动,她僵硬的站在那里,唇片微微的颤动着,喉咙却好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医生和护士急切的声音却不停的在耳边嗡嗡作响。

“血压?体温?”

“病人血压一直在下降,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而慕东霆固执的抓着天雪的手,不肯放开,根本没办法进入手术室。他深深的看着她,目光那么坚定而执着。他在赌,用自己的命,赌天雪的一个承诺。

她同样看着他,眼前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就在这一刻,天雪慌了。如果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慕东霆,如果他就这样从此走出她的生命,那么,她不知道人生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在生与死面前,所有的恨与怨都变得不再重要。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天雪哭着说道,“我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出来娶我,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好。”他微弱的吐出一个字,却仿佛掷地有声。慕东霆对她笑,然后,缓缓的放开了手。

医生和护士快速的将慕东霆推了进去,而天雪被隔绝在手术室外,当手术室的门在她面前关闭的刹那,天雪觉得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

她踉跄了两步,瘫坐在一旁冰冷的长椅上,泪珠无声而落。

而此时,顾子扬和刘芸也赶了过来。

“怎么样了?”顾子扬问。

天雪坐在那里,单手撑着头,无助的摇头,泪珠伴随着摇头的动作,扑簌而落。

刘芸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伸臂将她拥在怀里,温声安慰着,“别怕,不会有事的。”

“嗯。”天雪重重的点头,是的,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的,她也是这样不停的对自己说。

时间就在漫长的等待与煎熬之中渡过,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摘下了脸上的蓝色无菌口罩。

慕东霆后脑被缝了七针,仍在昏迷不醒,好在,有惊无险。

“目前来看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不过还要进一步观察,你们先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慕东霆转入了贵宾特护病房,依旧没有醒来。

而沈天雪、顾子扬、刘芸都站在病房外。

“事故现场的情况怎么样?”天雪声音低哑的问道。

“公司的事我会处理,你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照顾好东霆,他是为了你才躺在里面的。”顾子扬冷着一张脸,忍不住低咒一声,“次哦,就为了一个女人,命都能不要!”

他说完,愤然转身,向电梯口走去。

天雪的身子无力的靠着墙壁,脸色苍白如纸。都是她的错,是她没有协调好离职的员工,才会导致这场突发事故。

刘芸手掌轻拍了下她肩膀,安慰道,“天雪,别太自责了。慕东霆受伤只是意外而已。”

“嗯。”天雪茫然的点头,伸手轻拨了下额前凌乱的发丝。

而刘芸眼尖的看到她的手背擦破了大块的皮肉,血肉模糊一片。“天雪,你的手怎么了?还伤到了哪里?”

刘芸担忧的拉着她,上下的查看着。然后才发现,她身子上大伤小伤也不少,脚踝肿的像猪肘子一样,走路的时候该是怎样的疼啊,而她居然一声不吭的忍到现在。

“你这样不行,赶快跟我去检查一下,伤口必须马上处理。”

“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关系。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东霆。”天雪挣脱开她的手。

而刘芸的怒气就像小宇宙一样突然爆发了,“慕东霆现在昏迷不醒的,不需要你陪着!何况,这里是贵宾病房,医生、护士、护工都有,都比你专业。沈天雪,任何一点小伤都可能引发破伤风,因为这么点小事送命,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刘芸硬扯着她到急诊去处理伤口,又坐了全面检查,确定没什么大碍后,刘芸才放心。

“都说没事了,不用小题大做的。”天雪微低着头,声音微微沙哑,“你先回去吧,我留下照顾他。”

“嗯,你自己也注意身子,那我晚上再过来陪你。”公司还丢着一大摊子事,刘芸的确不能陪她耗在这里。

病房内,安静的几乎能让人窒息,氧气瓶发出的咕噜声是唯一单调的声响。

天雪靠坐在病床榻旁,握着慕东霆的手,将侧脸轻轻的贴在他掌心间。他的手指细长而漂亮,掌心间的温度,温暖而真实。

天雪卷曲的长睫轻轻颤动着,一颗泪珠顺着苍白的脸颊缓缓而落,最终停留在他掌心。好似有所感应,他苍白的指微弱的动了动,但人依旧没有苏醒。

天雪就这样静静的依偎着他,回忆在脑海中一幕幕不停的上演着,那些曾经或模糊或深刻的过往,就好似发生在昨天。

五岁那一年,她第一次在花园中摔倒,是他把她从地上抱起,十一岁的少年,胸膛并不够宽阔,却足以让她依偎,他温柔的轻哄,笑着说她哭鼻子的样子真丑。

从此,无论摔倒多少次,她都不会再因此而哭泣。

十二岁那年,她第一次月经初潮,没有人告诉过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沾染着血迹,她浑身发冷,肚子疼的厉害,一个人躲在洗手间中偷偷的哭。徐雅琴不冷不热的丢了包卫生棉给她,还喋喋不休的说她太娇气。

是慕东霆将哭泣的她带回家,给她煮红糖姜糖水,晚上入睡的时候,他用棉被裹住她,将她和被子一起拥在怀里,他就这样抱了她一整夜,并笑着对她说:雪儿长大了呢。

十四岁那年,她被绑架,是慕东霆将她从绑匪手中救出,她毫发无伤,而他却倒在了血泊中。

她忘不掉那一年的仲夏夜,他坐在黑色三角钢琴旁,弹奏着一曲。

她说,喜欢他弹琴的样子。

他笑说,那就为你弹一辈子好不好?

原来,从最初的开始,他们的生命就是连在一起的。她人生中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是他搀扶的,她的每一个记忆,都有他的陪伴,他一直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当当当,病房的门被人从外敲响,护士走进来,公式化的说道,“病人家属,主治医生让你到办公室去一趟。”

“嗯,知道了。”天雪胡乱的抹掉了脸颊上的泪痕,匆匆的离开病房。

而沈天雪刚离开,慕东霆就醒了,麻药过后,后脑微疼,他下意识的蹙了下剑眉。

环顾四周,偌大的病房空空荡荡,入眼处皆是干净的白,白的有些刺眼,呼吸间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儿,让慕东霆异常的反感。

他拿掉脸上的氧气罩,吃力的想要撑起身子,而正是此时,林若寒推门而入,手中捧着果篮和鲜花。

“姐夫,你别乱动,我来扶你。”林若寒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来到慕东霆床榻边,小心翼翼的扶着他,靠坐在床榻头。

慕东霆慵懒的坐在那里,脸色苍白而疲惫,目光却是清明的,出口的声音微暗哑,“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受伤了,担心你,所以来看看。”林若寒在他床榻边坐了下来,担忧的又道,“伤的严重吗?”

“还好。”慕东霆极淡的应了句,紧蹙的剑眉一直未曾舒展。连林若寒都知道来看看他,沈天雪那个没心肝的丫头,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到,也不知道究竟跑哪儿去了。

林若寒从果篮中挑出一个橘子,一边低头剥橘子,一边小声嘀咕着,“如果姐姐知道你受伤了,一定会很心疼的。”

“她不可能知道!”慕东霆凤眸遽然深冷,语气都是生硬的。

林若寒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唇片紧抿着,耷拉着脑袋,指尖僵硬的剥着橘子。橙黄色的橘皮被扒开,她两指捏着一片橘子瓣,递到慕东霆唇边,小脸上挂着讨好的笑。

“姐夫,你口苦吗?吃点橘子吧。我小时候生病,口苦的时候,姐姐就会喂我吃橘子。那时候就觉得橘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林若涵一脸的天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慕东霆最不喜欢吃这些带有酸味的水果,只是面对着林若寒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眸,他竟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只能张开嘴巴,为难的将橘子咽了下去。

而沈天雪回到病房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病房的门半虚掩着,从这个角度,恰好看到林若寒坐在病床榻前,与慕东霆谈笑,并喂着慕东霆吃水果,白嫩的指尖,橙黄的果肉,这一白一黄相间,分外好看。慕东霆看着她的目光是温柔的,他一向不喜欢吃橘子,而面对林若寒,居然没有拒绝。

沈天雪僵硬的站在那里,手掌下意识的紧握成拳。

推进手术室前,他是那么诚恳的要求她嫁给他,而不过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他就可以对着别的女人,笑的那么温柔。是他天生多情吗?天雪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天雪苦笑着,淡漠的转身,既然已经有人照顾他,她也没有留下的必要。而就在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屋内突然传来了慕霆钧的声音。

“天雪。”他清晰的唤着她的名字。其实,慕东霆早就看到门口停驻的那一抹身影,只是想看看她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进来,没想到,她居然还想逃。

既然被发现了,天雪只能硬着头皮转身,推门而入。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慕东霆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子上。

《豪门盛宠,老婆乖乖的》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