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公子出阁》公子出阁男主是谁 T吧 公子出阁419文

公子出阁

漫漫凌云客 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火爆新书《公子出阁》是漫漫凌云客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郝梧,小桃,书中主要讲述了: 要问盛安城内最大的八卦是哪个? 自然是当朝

|更新:2021-01-31 16:01: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公子出阁》是漫漫凌云客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郝梧,小桃,书中主要讲述了: 要问盛安城内最大的八卦是哪个? 自然是当朝

《公子出阁》免费试读

要问盛安城内最大的八卦是哪个?

自然是当朝郝丞相第五女郝梧雨发生在进宫选秀前半月的香闺秘事。那是一个郎情妾意的晚上,郝梧雨与情郎私会多情崖旁,一通天雷勾地火后,不慎双双坠崖,情郎殒命,郝梧雨换得断腿两条。

百里氏景帝震怒,斥责丞相教女无方,悖德无耻,招致皇室蒙羞,本应浸猪笼溺死她五六七八回,却因郝梧雨认错态度良好而不了了之。

提及郝梧雨认错的场面,景帝仍是心有余悸。

当他看到披头散发断手断脚,一路鲜血淋漓爬将而来的女子,饶是再坚强的心肝儿也管不住龙臀,在龙椅上一震。未等他开口,殿内便传出鬼撞墙的声音,“咚咚咚”余音绕梁。那女子不断叩头,喉咙呜呜咽咽,“小女子知罪,不该为Jian人所惑,求皇上饶了梧雨,如今Jian人已死,梧雨特带其残存尸骸明志,与他一刀两断!”说罢,抖抖索索的命人解开背上的包袱,一条浑白溜圆的男子大腿滚了出来。

殿内一片寂静,忽然听见景帝拍案而起怒喝道“郝梧雨此等疯魔女子一生不得入宫!”

不出一日,整个盛安遍传。盛安有妖女,姓郝名梧雨。

半年前

郝梧雨,丞相郝文才第三妾姚氏所出。姚氏乃正房夫人姚毓的陪嫁丫头,因手脚勤快,性格寡淡,郝文才将其纳妾。姚氏身份低微,自小便教导女儿谨言慎行,敛其锋芒。二少爷与最小的六小姐皆是嫡子,大小姐怡人三年前便被选入宫,容封怡妃。郝门上下更显尊贵,为老三老四老六而来的提亲者半年就踏坏了三个门槛。

“郝家女儿各有一番风流,郝怡人的贵气自是不必说。三小姐郝散云容貌秀丽,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四小姐郝丝丝生就媚骨,有盛安第一美人之称。六小姐郝柳儿聪明伶俐,虽刚刚及笄却也因生的灵动大有危及四小姐第一美人的架势。五小姐,哎?五小姐叫什么来着……”

盛安大街一间简陋的小茶室内,里里外外围了三层人。众人剥着瓜子催促“那五小姐可生的貌美?才艺与三小姐相比如何?”

八卦正中央执扇的男子低头痛苦的想了一会,终于无奈的摊开手笑道“在下真的没见过五小姐,郝府里的人说,那五小姐跟丫鬟没甚区别,就算我真的碰见过她估计也认不出来。”

四周一片泄气之声,想也难怪,生母本就是丫鬟,正室的附属品而已,生的女儿又能尊贵到哪里去,自是比不得其他小姐的地位。

从此盛安便传,郝府五小姐人如其名,郝五,好无啊!

那男子说完这段,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撇下众人踏进下一家茶室去了。这人便是盛安八卦发源地,人称素面书生的说书先生。

日落三分之时,男子终于从最后一家茶室出来,只见他身量瘦小,容貌清秀,脑后松散的扎着长长马尾,一身蓝色棉布长衫,手执一柄素面折扇,如愿以偿般咧嘴笑了笑,啪的打开扇子摇晃而去。竟是走向郝府**,停在一个硕大的狗洞处,男子系好衣摆,躬身爬了进去,里面一个神色焦急的小丫头忙把他拉起来道“我的五小姐,你可回来了。”

这素面书生正是郝相第五个女儿,郝梧雨。

郝文才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盛安的达官贵人没有提亲老五的。虽说这老五存在感不强,但是往那一站,绝对是宜室宜家,恪守妇道的绝世好娘子。

说起乘龙快婿当属盛京最负盛名的三大公子,沈将军之子沈流风,现任御林军副统领,生的英气逼人玉树临风,一袭白衣加常常挂在嘴边的浅笑不知让多少女子神魂颠倒;萧翰林之子萧墨离,现任编撰史,容貌阴柔俊美似女非男,弹的一手好琴,更有其师父玉音子所赠古琴“梵音”而誉满天下;另有一人却很是诡异,人称素面书生,年纪只有15,16的样子,留恋于茶室,青楼,酒楼,幸而结识了沈流风和萧墨离。据说当日三人一时兴起比起了轻功,饶是沈流风武功盖世,却也败在他手上,从此三人便成了连体婴,被绑为“盛京三公子”。

盛京的Chun天总是来的比较早些,柳絮纷飞,花开遍野,风拂过便听得细碎飒飒声。

一个青衣男子躺在草地上,细碎柔软的刘海打在额前,单薄的身子似乎完全被长草淹没了,嘴里含着棵青翠的草,头歪着,口水滋养一方土地。

毫不客气倚在他身边的便是沈流风,一袭劲装白衣,利落却不失贵气,此刻正怔愣的看着杀气冲天的萧墨离。

萧墨离一遍遍告诫自己,要冷静,抚琴的时候需气定神闲,可这不表明他萧大公子能够忍受对牛弹琴!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刚压下的一丝怒气在听到素面微微打了个呼,嘴里的草再也叼不住后完全爆发。

“素面!你就是一碗扶不上墙的牛肉面!本公子发誓再也不为你弹琴!你给我起来!你安心把我的琴声当催眠曲是不是?!”

萧墨离完全没有人前那派风度自持的万人迷摸样,扔下粉色长袍露出一身修长白色窄袖袍,一脚踩在素面口水涟涟的脸上。

沈流风很是无奈,事不关己的抱起长剑躲到杀气外围。

“好重的猪脚……”素面想翻身却不得,嘴里咕囔着。

还在睡梦中的素面猛的被人提起,晃了数十下,直让人觉得那颗小脑袋要离体了,才勉强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眸子。

好强的杀气……

他吞吞口水,艰难的开口“小茉莉还是那么好看。”

萧墨离的怒气值已满,眼看就要使出绝杀技,素面哀嚎一声,抱头窜了出去,只消片刻两人已不见踪影。

沈流风低头轻笑一声,温润的唇型煞是好看。

不出一刻钟,萧墨离满面Chun风的走了回来,拎起地上的长袍随便甩在身后。“这次别去找他,让那小子多跑一会。多跑几次就能听懂我的琴音了。”

“墨离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沈流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能听着梵音公子的琴音入睡也算是奇人。”

“得了,那小子挺多是个气人,他的轻功除了逃命还有什么用处,一通狂奔,连我在不在身后了都不知道。这会儿估计又跑累了在Chun风楼胡吃海塞。”萧墨离无奈的收拾着梵音琴,为交此损友扼腕叹息。

沈流风大笑几声,这二人也算是为他枯燥的生活添了些浓墨重彩。一个表面温润如玉,比女子还美上几分,私底下却是个狠厉角色,更以折磨素面为乐。而那素面,机灵古怪,宣称此生最大的爱好便是搂着美女吃吃睡睡。

话说这边闷头狂奔的素面郝梧雨,笑话,被他萧墨离追哪有敢回头的道理?!想起第一次她在萧墨离弹的最欢畅时睡着,那家伙一把撕了外袍,抓住他就是一通摔打,她趁机脚底抹油,不小心回头望了一眼,却见萧墨离那厮无耻的对她抛了个媚眼,郝梧雨心神俱抖掉下了树,正好落在赶来的萧墨离脚下。那玉面罗刹呵呵笑了几声,阴影附了上来,撸起袖子拎着她往空中抛了几次,郝梧雨被丢的七荤八素,最后直接挂在树枝上,就见萧墨离整了整衣服,冲她祸国殃民的一笑,而后长指一动,封了她的Xue道。

于是乎,我们的素面书生,郝家五小姐郝梧雨被挂在树上摇曳了一夜。就在她感觉头上要长草的时候,沈流风好笑的找到了树下,抬头看着她差点把眼泪鼻涕洒到自己的白袍上,为了袍子着想沈流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为她解了Xue。从此每到二人又开始追追逃逃的游戏时,他就要负责找到不知道狂奔到哪里的素面。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在Chun风楼找到正听着姑娘唱曲儿宣称补充体力的素面。但今天似乎有些意外。

郝梧雨奔了一盏茶的时间,估摸着萧墨离已经回去了就靠在树上歇息。头顶上却被不知什么物事砸中,一滴,两滴,下雨了?她伸手拭去,却见手掌一片血红。郝梧雨弹跳起身,抬头望去,就见树上挂着一个气若游丝,满身是血的男子。

“哇!”她尖叫一声,不会是萧墨离干的吧?他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想到此她抖抖索索的把人从树上拖下来,试试鼻息,还算沉稳,想是伤的不重,只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她撕下袍子一摆,将那男人绑在身后,脚一蹬,飞身而去。

好重的男人,郝梧雨大汗淋漓的跑到郝府**狗洞旁,轻轻叩了下墙,里面焦急的小丫头早等得不耐烦“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晚。啊!!!”

“嘘!小桃不要做声!”

那丫头见钻进狗洞的不是自家小姐,而是个满身是血的男子差点厥过去,却也只得颤抖着手帮郝梧雨把那男人运了进去。待仔细看了小姐并未受伤后才长出一口气,两人扛着他进了屋。

“小姐,这是何人?”小桃一边为那男人清理着伤口边问道。

“这个……”她家小姐思索了一会“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下意识把他救回来罢了。”

小桃憋住笑道“想是小姐被那萧公子挂怕了吧?”

“胡说什么!你家小姐何时怕过。”却还是忍不住抖了抖,晃晃头,尽量不去想萧墨离那厮的样子。

“可是这么个大活人,怎么能藏在小姐闺房?万一被府里的人知道就完了。”

“我知道,等他醒了咱就把他扔出,哦不,送出去。”

“小姐你过来看。”小桃激动的嚷着“好美……”

“好美的玉璜……”郝梧雨扯下那男子腰间的玉佩,莹白通透的玉质,却不期然看到玉体里流淌的光芒,灿若星辰。

“小姐……我说的是这男人……”小桃黑着脸,指着男人脸的手不知该放下还是继续指给她家眼里只有钱的小姐看。

“嗯?”郝梧雨这才把眼睛放到刚才还被血糊住的男子脸上。苍白的肤色,莹润的线条,鼻挺却不突兀,仿佛这是世间最好的搭配,嘴唇虽然干裂却是标准的薄情寡义唇,郝梧雨撇撇嘴“小桃,你又不是没见过萧墨离,虽说他禽兽不如,但那张皮相却是最好的。”说完,踹门而出去煲汤药了。

她家小姐和萧墨离,真是对斗鸡,小桃笑抱着血衣处理去了。

等到未来得及换装的男版郝梧雨端着一碗药进来时,床上男子已不见。

“咦?自己跑了不成?”她放下碗回头,登时一柄利剑横在颈间。

那受伤的男子惨白着脸,稳稳的端着剑,冷若冰霜的问“你是何人?”

郝梧雨好笑的抱胸看着他,又看看桌上的药汤,端起来一饮而尽。“兄台认为呢?你身上干净的袍子,还有在下精心煲了一个时辰的药,你觉得在下救你还是害你?”

那男子抿了下唇,低头收起了剑,瘫软在床上,低声道“抱歉。”

“还有呢?”郝梧雨挑眉。

“谢谢。”男子咬牙切齿道。

“小,少爷!”小桃推开门放下一碗鸡汤“这……”

“你且出去吧,我照顾他。”郝梧雨拿起鸡汤走向床榻。

小桃迟疑了会,见那男子还很虚弱才放心的走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男子就着郝梧雨的手喝着鸡汤,被服侍的理所当然,郝梧雨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期盼这个复原效果一流的家伙赶紧出府,她也就功德圆满了。

《公子出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