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古代女法医》古代女法医男主是谁 小说完结版 古代女法医妖孽受

古代女法医

腊月初五 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古代女法医》作者:腊月初五,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白羽,展承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顾白羽一行人到达验尸所时,原本还暮色沉沉的天空已

|更新:2021-01-31 20:02: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古代女法医》作者:腊月初五,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顾白羽,展承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顾白羽一行人到达验尸所时,原本还暮色沉沉的天空已

《古代女法医》免费试读

顾白羽一行人到达验尸所时,原本还暮色沉沉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泼墨似的夜空中点缀着几颗闪亮的星子,皎洁的月亮隐隐绰绰,将恬淡如薄纱的银辉缓缓的铺洒。

验尸所位于城北清州府衙之后半相连着的一座不大的院落中。除开停尸房与验尸间这两处房屋之外,便只有一间小小的仅能容得下一张桌子和五六个人在内的前堂。

而此刻前堂内的太师椅上,正端正的坐着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

紫棠色的官服上绣着藏青色的暗纹,五朵祥云暗纹交叠于水色腰带之上,昭示着他朝内五品官员的身份,乌纱置顶,精神矍铄。

“展承淮参见陶太守。”站在众人前方的展承淮双手抱拳,对着清州城太守陶纪修报告到:“属下已将死者曹林凤的双亲曹富成、曹李氏以及顾大夫和张仵作一起带到。”

因着方才先行骑马回府衙报告的捕快已然将案情对太守陶纪修一五一十的作了详细的汇报,此时的陶纪修便没有再详细询问,而是环顾了一下到场的众人,对展承淮点头说道:“既然人已经到齐,那么展捕头就按照程序开始验尸吧。”

“是!”双手握拳施礼,得了陶纪修官令的展承淮侧身对跟在身边的年轻捕快说吩咐道:“陈安,先带曹先生和曹夫人在院中等候。”

“属下遵命!曹先生,曹夫人请。”陈安应得响亮而迅速,将满脸不情愿的曹富成带往验尸所的后院。

“顾大夫,张仵作,请跟在下这边走。”看着曹氏夫妇跟着陈安走远,展承淮转过身子对顾白羽和张仲源说道,却不成想,还没等他迈开步子,早已对他先介绍顾白羽后介绍自己十分不满的张仲源便阴阳怪气的开了口:“我做了这么多年仵作,也没见过你展捕头给我带过一次路,今日倒是殷勤得很呐。”

说罢,张仲源故意回头看了几眼已经起身站在堂内的陶纪修,意图引起他的注意,却不想此刻的陶纪修似乎在等什么人一般,只是将目光放在验尸所的大门前,并未听到他的话。于是心中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张仲源只得跟在展承淮身后来到验尸间。

自打迈入房门的那一刻起,顾白羽便四处打量着这不足十平米的验尸间。

屋子正中摆放着一张四脚木床作为验尸台,白单白布包裹着死者的身体,验尸台的右侧摆放着一张略低于它的小几,五柄大小不一的刀具整齐的摆放在白色的纱布之上,油灯和猪肠手套在侧。

房间西面的墙上挂着一副人体Xue位器脏图,看在顾白羽眼中,虽不完全精准,却也与现代医学相去无几。而正对着房门的南面墙下的案几上则摆放着一处神龛,供奉在内的是一座顾白羽称呼不上来尊号的神像,神龛前香烟袅袅却没有太多的落灰,显然是每日都有人来供奉打扫。

“那二位……”

“既是顾大夫对老朽的判断心存疑惑,那么还是顾大夫自己动手吧,省得检验不出顾大夫想要的结果,还要怪老朽我动了手脚。”没等展承淮说完,张仲源便抢声说道,语气中满是揶揄和嘲讽,抬起眼皮看了顾白羽一眼,他略带威胁地说道:“但是顾大夫你也别妄图动什么手脚,我虽上了年纪,可并没有老眼昏花。”

“公正客观是一个仵作应有的Cao守,我绝对不会为了脸面而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张仵作你多虑了。”冷冷的瞥了张仲源一眼,顾白羽上前几步走到验尸台旁,接过展承淮递来的生姜和苍术含在口中,然后从衣袖上扯下一条布料,将口鼻覆起,戴上手套,便准备掀开裹在死者尸身上的白布。

“笃笃笃——”

有节奏的敲门声适时地响起,在沉寂的空气中显得格外清晰脆亮。

“敲门者何人?”,验尸间一向不许人随便进出,于是快步向房门走去,展承淮才刚刚出声询问,距离房门更近一些的张仲源似是要与他作对一般,未等门外来人回答,便伸手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的紫棠色身影自然是刚刚留在前堂等人的陶纪修陶太守,而站在陶太守身侧的那个身着青色交领长衫、系着水色暗纹腰带的手执折扇的翩翩公子,却为房内三人所不识。

“这位是苏景毓苏公子,我在燕州城为官时的忘年之交。今夜恰来拜会,听闻我此刻有案子需要剖尸检验,便也就一同来了,你们继续就好。”简明扼要的介绍到,陶纪修并着那青衫公子一同走进了验尸间,肃穆的静立在侧。

苏景毓?白羽抬起眼眸将目光落在了那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青衫公子身上。

一袭青色交领长衫恰到好处的衬出了他颀长俊美的身形,交领与袖口处用银色的丝线绣着流云明纹的滚边,腰间一条水蓝色连珠纹宽边锦带上缀着一块质地上乘的白玉,右手间一柄象牙骨扇上水墨风雅,墨发高束,浅碧色的玉冠华贵却并不张扬,一双乌黑的眼眸含笑的眼眸中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亮,一如此时屋外星子璀璨的夜空。

尽管那青衫公子的神情在似笑非笑间透着些许的顽劣与慵懒,然而那由内至外隐隐散发出的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却逃不过顾白羽这一双锐利的眼眸。更何况方才陶纪修虽然已经刻意地将语气放平淡,但那一闪而过的恭敬之色虽躲得开展承淮与张仲源的视线,却尽数落在顾白羽那双时时刻刻观察入微的眼眸之中。

想来此人身份并不一般,不然作为堂堂五品官员陶纪修的也不会言听计从的帮他隐瞒身份。

只不过,这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在心里默默的耸了耸肩,顾白羽重新低下头去准备验尸,虽然前世的她除了助手之外决不允许任何人在验尸过程中进入验尸间,然而此刻她站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只得入乡随俗,任他们随意观看。

“展捕头,麻烦你帮我把我所说的话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小心地将包裹在死者身体上的白布掀开,顾白羽对着站在验尸台另一侧的展承淮说道,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顾大夫,我可以记录了。”从案几上取来纸笔,展承淮对顾白羽说道。

“好,那么我们现在开始。”点点头,顾白羽开始从头检查曹林凤的尸体,一面检查,口中一面说道:“死者曹林凤,女,十五岁,身高四尺半,体型偏瘦。根据尸体僵硬程度及温度,初步推断死亡时间在三至五个时辰之前。面部有被烟熏而发黑的现象,用纱布可以擦拭干净。颈部有两道勒痕,分别是死前造成的红紫色伤痕与死后造成的青白色伤痕。右手中指有断甲,食指指甲内有皮屑,初步推断是挣扎反抗时造成的,凶手身上应该有相应的痕迹。”

顾白羽的声音平稳而冷清,回响在寂静的验尸间中,令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莫名的升起一种肃然的情绪。

“外伤检验完毕,除却双手手腕间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之外,死者身上最明显的一处外伤便是左肩胛处的一个圆形带花纹的伤痕,应该是遭到重物击打之后留下的痕迹。现在可以开始解剖。”终于将曹林凤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仔细检查完全,顾白羽抬起头来看看站在屋内的陶纪修,毕竟他现在是这屋子里名义上级别最高的人,待他点头之后方才对着曹林凤的尸身下刀的顾白羽,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小小无奈。

“死者的肺部与气管十分干净,没有吸入浓烟的迹象,”转瞬之间便已经在曹林凤的尸体上干脆利落的开了V字刀口,顾白羽用镊子拨开肺部和气管给不知何时凑上前来的苏景毓看,口中一刻也不停的继续说道:“若是死于火场中,那么死者的气管和肺部都应有吸入浓烟的灰黑色痕迹,现在干干净净,证明曹林凤确实死于宅院火场着火之前。”

抬头对着屋内的其他三人点点头,苏景毓向他们示意顾白羽所言非虚,却没有后退身子的打算,而是继续近距离的站在验尸台旁目光紧紧随着顾白羽移向下方的解剖刀异动,近距离站在验尸台旁的他并没有后退身子的打算。

挑眉看向目光专注的苏景毓,顾白羽眼中难得的卸去三分淡漠,停手不动,她就那样抬眼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苏景毓。

“怎么不继续了?怕了?是不是知道自己毁曹家千金清白的谎话就要暴露了所以不敢继续了?”站在顾白羽右后方的张仲源忽然出声挑衅,由于视线遮挡的原因,他看不到顾白羽和苏景毓的具体情况,只知道她忽然停了手,也没再说话,于是便以为她不敢再继续。

“苏公子,我现在要切开她腹部的子宫取出胎儿做证据,你确定要继续这么近的看下去?”丝毫没有理会张仲源的挑衅,顾白羽只是迎着苏景毓看向自己的目光,波澜不惊的问道。

《古代女法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